拐卖儿童-被告人张某、钟某某、张某英构成拐卖儿童罪-军事新闻直播

                          • 时间:

                          足球教练猥亵队员

                          在法庭開庭審理階段,3名被告人都辯稱當初是為了自己收養才留下小達,後面因為經濟實在困難才轉送給別人,不存在拐賣兒童的「有出賣為目的」,張某甚至還提出了兩名新的目擊證人加以佐證。

                          承辦檢察官當庭作出有力控訴,在普法的同時擊破了他們的僥倖心理:案發當年張某和鍾某家中各有4名小孩,且都有男孩,張某當時家庭月收入為1500元左右,鍾某某夫妻倆的家庭月收入浮動在500至1000元之間,撫養自己的小孩時都捉襟見肘,因此無論從經濟條件還是從傳統思想方面,都沒有收養小達的合理性。

                          之後,林某等人在超市逛了1個多小時,回家后被奶奶告知,小達在換好鞋后又獨自出門去找他們,到現在還沒回來。從超市到家的距離並不遠,但林某發動親戚朋友來回找了好幾遍,都沒有找到小達。

                          小孩帶回村后,很快便引起其他村民的注意,但鍾某某夫婦按照張某事先告知的理由,對外聲稱這孩子是外地一朋友的私生子。孩子的父親出車禍去世,母親要改嫁,所以想委託他們找個人家收養。

                          這名男子是誰?林某從自己的熟人中逐一排查未果,認為小達肯定是被人販子抱走了,於是趕緊報警,從此踏上了漫長的尋子之路。

                          本案因案發時間相隔甚久,加之當年偵查技術手段有限,且部分重要證人已去世或離開深圳不知去向。現有證據雖能證實3名被告人實施了為獲利拐賣兒童的犯罪事實,但在他們「坦白」的背後又潛藏了幾處僥倖,尤其是張某的供述要麼避重就輕,要麼推說年紀大了不記得,導致在孩子轉手的部分細節上仍存有疑點。

                          聽到消息后,家住同村的朱某迅速趕至鍾某某家。原來就在兩年前,朱某3歲多的外孫因大人照顧不周,不慎掉入池塘淹死,全家人傷心欲絕。一直對女兒抱有內疚之心的朱某夫婦,看到健康的小達后甚為喜歡,經過商量,自作主張決定代女兒女婿收養小達。

                          2018年3月,廣東省某市看守所內,22歲的景仔(化名)因盜竊被依法羈押。經警方DNA檢測結果證實,景仔與其戶籍上登記的父母並無血緣關係,而與林某夫婦的血樣符合親生關係,即景仔就是林某17年前走失的孩子小達。

                          最後,法院判決被告人張某、鍾某某、張某英犯拐賣兒童罪罪名成立,同時認定鍾某某、張某英二人能如實供述犯罪事實,具有自首情節,最終判處被告人張某有期徒刑5年,並處罰金1萬元;被告人鍾某某、張某英各有期徒刑2年6個月,並處罰金1萬元。

                          2001年3月31日19時許,在福田區某市場做小本生意的林某夫婦,帶着兩個女兒和一對不滿5歲的雙胞胎兒子小達(化名)、小迪(化名)去逛超市。走出家門不久,大家看到小達的腳上居然套着媽媽的鞋子,不禁鬨笑起來。因為擔心他不好走路,就讓小達自己回家找奶奶換鞋,不用再跟過來。

                          當林某一家為這個突如其來的好消息喜極而泣時,深圳警方迅速出擊,從景仔的養父母入手深挖線索。2018年9月,當年參与拐賣小達的張某及其妹夫鍾某某、妹妹張某英主動到公安機關投案自首。

                          在第二次開庭審理時,張某及其辯護人面對這份調查結果,未再提出新的辯解意見。

                          開庭后,檢察院、公安機關又馬不停蹄,就張某庭上提出的新證據展開新一輪調查取證,偵查人員還遠赴重慶,找到了張某口中的兩名目擊證人。經核實,他們案發時並不在現場,他們所說的證言實際上是張某在一年前突然打電話告知的情況。而這個時間正是小達的真實身份曝光之後。即該證言實為事後串供,並不具有現場目擊的真實效力,法院未予採納。

                          小達前後在兩人家中停留的時間僅為29天左右,鍾某某等人卻向朱某收取超出自己月收入近10倍的金額,作為名義上的「原撫養費」,顯然不符合常理。根據2010年3月兩高關於依法懲治拐賣婦女兒童的意見第17條,應當認定鍾某某等人在主觀上具有非法獲利的目的。

                          2001年4月29日,雙方簽訂了一張託付撫養契約,約定鍾某某同意將小孩託付給朱某一方撫養,朱某向鍾某某支付1萬元作為原來的撫養費用,契約中還寫明如果此事有拐騙行為,由鍾某某負全部責任。鍾某某收到錢款后,按張某的要求支付了3000元奶粉費。

                          原本只是一起普通刑事案件,在警方例行DNA檢測時,卻牽出另一起被掩蓋了17年的拐賣兒童案。近日,廣東省深圳市福田區人民法院對這起拐賣兒童案作出一審判決,被告人張某、鍾某某、張某英構成拐賣兒童罪,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2年6個月至5年不等。

                          為維護被害人的合法權益,準確有力打擊犯罪,確保案件辦理質量,福田區人民檢察院承辦檢察官精心部署,多管齊下,積極同公安機關溝通協調引導取證,並幫助被害人正確維權,儘快走出陰影恢復正常生活。

                          據停車場的保安說,他曾看到有個40多歲的男子抱着小達,當時小達一直在哭,保安見狀便上前詢問。那名男子稱自己和小孩的父母是老鄉,還能說出小孩家的情況,保安聽后也就未再阻攔。

                          據張某供述,當年他就住在案發現場附近。案發當日,就在小達失蹤后不久,與其相識的一名叫「阿軍」的男子給他帶來一個小男孩(即小達),說是別人不要的私生子,送給張某養。張某也未再細問,收下后就交由自己的母親照顧。10多天後,因母親年邁且身體不適,張某通知自己的妹夫鍾某某,將小達帶回老家河源市某鎮某村。

                          今日关键词:30公里收费7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