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妈妈-△一名孩子在课上进行街舞SOLO-坊子新闻

                        • 时间:

                        字母哥被包夹

                        △一名學街舞的孩子展示他的護膝,街舞有跪地動作,初學的孩子們會戴上裝備保護膝蓋。

                        △家長們在教室外等候孩子們下課。

                        回到家,又又換上裙子,玩起娃娃,從「酷女孩」變為「甜女孩」。又又媽媽對她寄予厚望,除了街舞班,她還親自試聽並挑選網絡課程,用語數英網課將又又的暑期填滿。

                        宇飛是班裡公認的「帥小伙」。街舞班是媽媽為他報的,此外還報了爵士鼓、吉他等興趣班,選擇課程的標準就是「要帥」。

                        一年多前,元寶被一場兒童街舞秀吸引,一看就是一個多小時。元寶媽媽覺得兒子真喜歡街舞,就給他報了班。姥姥知道後天天來電話:「別把英語落下啊!」

                        △有的孩子為了涼快,直接將上衣撐開吹風扇。

                        △一名孩子在課上進行街舞SOLO。

                        △家長們有的聚在一起分享育兒心得,有的坐着玩手機、發獃、批改孩子的作業。

                        △元寶下課後在遊戲廳內玩耍。元寶家中,桌椅底下塞滿了他的玩具,床上,整齊擺着他最喜歡的玩具槍,宛如小型「玩具博物館」。元寶媽媽說:「除了玩,他每天還是要做數學題的,一天一百道,錯一道打三下手掌。」

                        △孩子們在課間一起玩手機遊戲。

                        △教室內,孩子們正在跟着老師學習街舞動作。

                        暑期來上課的學生比平時多了不少,劉光耀每天從下午到晚上需要連續給孩子們教課8小時。

                        街舞少年的暑假這兩年,與街舞有關的綜藝節目熱播,擁有超高人氣的街舞似乎不再屬於小眾文化,不僅帶火一批街舞達人,也帶火了街舞教學。

                        中國舞蹈家協會街舞委員會活動宣傳部主任余龍君表示,在這個被手機電腦束縛的時代,街舞有益於兒童強身健體,鍛煉膽量與交際。

                        △劉光耀在教室內監督元寶練習街舞。

                        下課後,作為獎勵,元寶媽媽經常會帶着元寶到街舞工作室樓上的遊戲廳玩耍,「我也沒給他報其他興趣班,孩子一輩子要上的學有很多了,課堂之餘我會盡量多給他時間玩」。

                        △宇飛在家中也會時不時練習一下街舞動作。

                        跳街舞的不再是「壞孩子」「街舞真的又火起來了。」劉光耀是元寶和宇飛的街舞老師,去年他對這個觀點還持觀望態度,但今年,他對此非常肯定。

                        △有的孩子學得好,會被老師叫出來進行SOLO(獨舞)。

                        暑假,街舞培訓班裡的孩子比平時更多了。

                        △元寶家中,桌椅底下塞滿了他的玩具,床上,整齊擺着他最喜歡的玩具槍。

                        一間教室里,近20名學生正熱火朝天地跟着老師學習街舞動作。其中男孩居多,也有幾個女孩,扎着臟辮、一身嘻哈裝的又又便是其中一位。

                        △宇飞在一家培训班上架子鼓课。

                        △即便是教室開足了冷氣,一節課下來,孩子們還是會大汗淋漓。

                        △又又在家中練習鋼琴曲目,鋼琴上整齊地擺放着她街舞比賽拿到的獎盃與獎狀。

                        2005年左右,在央視街舞大賽等節目的推動下,街舞曾火過一次。但那時街舞的熱度僅限於街舞圈內,跳街舞的人在大眾眼中還是不學無術、無所事事的「小混混」。

                        △又又在練舞間隙用衣服擦汗。今年10歲的又又已有4年舞齡,各大少兒街舞比賽的冠軍幾乎拿了個遍,是街舞圈裡的名人。

                        △孩子們課間聚在一起觀看街舞綜藝節目,又又坐在一邊大口喝礦泉水。

                        學街舞的孩子們劉光耀給孩子們上課的地方是朋友老田的街舞工作室。今年暑假前,老田特地將工作室搬到立水橋地鐵站附近,面積是原來的五倍。

                        元寶在立水橋附近一街舞工作室學習,是班上年紀最小的一位,今年才6歲的他專註力還不夠,因為在課堂上玩耍,被老師罰在舞室角落練習。

                        街舞少年的暑假(圖片均拍攝於2019年6、7月)

                        △身穿綠衣服的又又在課上努力練習街舞。

                        △為了更好地完成動作,孩子們需要進行腿部力量訓練。

                        △劉光耀在教孩子們跳街舞。如今劉光耀除了主理街舞團隊、在各大高校街舞社做導師外,還在工作室給孩子上街舞課。這兩年,他收入翻了番。

                        △出門前,宇飛的媽媽為他打理髮型。

                        △被罰站到教室角落的元寶有板有眼地跟着老師學習動作。

                        當年頂着長輩壓力學街舞的劉光耀,怎麼也想不到,這兩年在綜藝節目與短視頻等自媒體的推動下,街舞迅速被各個年齡段的人接納。新一代家長不再將街舞貼上「壞孩子」的標籤,紛紛帶着自己的孩子前來求學。

                        △孩子們在學街舞,元寶比其他學員矮了一頭。

                        △ 2019年7月23日,北京,在街舞工作室中,一名孩子正在進行街舞SOLO。

                        △初學街舞的孩子們動作並不標準,但這絲毫不影響他們學習街舞的熱情。

                        「帥男孩」與「酷女孩」天通苑附近一家商場里,聚集着各種兒童興趣班。這個暑假,這裏最火爆的,就屬其中一家兒童街舞連鎖機構了。等待孩子的家長坐在教室外,將本就不寬敞的走廊佔去了一半。

                        又又不斷拿獎,這讓媽媽堅定了讓她學街舞的決心。「一開始我還擔心孩子練街舞學壞,融入之後發現街舞圈的人都很和善,完全打消了我的顧慮。」

                        今日关键词:张中如逝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