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工作-交了5400元伙食费、28800元签约费后-最新英语新闻

  • 时间:

戈塔特宣布退役

謝某被以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六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二萬元。這是典型的針對高校畢業生及家長的特殊職業推薦類詐騙,王海虹分析:「不法分子會謊稱有內部渠道幫助應聘者入職到公務員系統、國企、航空公司、銀行或者其他入職門檻較高的行業,以此為理由要求應聘者及其家長支付「活動費」、「打點費」。有的不法分子為取得被害人信任,便寫下欠條,表示如果操作不成功便會退錢,實則將錢款揮霍,無力償還,有的則以各種理由推脫后,直接捲款失聯。」

​​又是一年畢業季,畢業生在求職過程中難免遭遇各種誘惑和挫折。黑中介的「明星夢」、昂貴的「航空陷阱」,騙子往往利用涉世未深的高校畢業生的就業需求和學生家長望子成龍的急迫心理,騙取學生及家長財物,影響學生的前程。北京三中院昨天(11日)發佈典型案例,給暑假畢業季里正在找工作的高校畢業生和學生家長們敲響警鐘。

在另一起典型案例中,被告人謝某聯繫到北京某職業學院航空旅遊學院劉院長,簽訂一份協議,在航空服務公司的辦公室成立事業部,由劉院長負責招收生源為航空公司提供實習生,服務公司負責提供實習基地和崗前培訓。但部門成立后,劉院長忙於學校事務,將相關工作交給謝某打理。謝某對外聲稱可以介紹航空公司的工作。有七人上當。

北京三中院發佈的典型案例顯示,2017年11月,小司在甲網站找工作並留下自己的個人信息后,接到一個自稱A公司人事部鄭某的電話,說他們公司為影視基地招聘拍攝助理、導演助理、道具場工等工作人員,讓小司去面試。小司面試后當場簽訂了合同,先按要求交了前三個月的伙食費4500 元。之後他被帶到北京房山區一院落,北京三中院刑二庭審判長宋環宇介紹: 「一名自稱是『谷老師』的負責人告訴司某現在是淡季,很少有劇組拍戲,讓其先交2400 元住宿費在此住下,並收走司某之前簽訂的合同,稱之後與住宿費一併返還。一個月後,司某沒有收到任何返還的資金,也沒有合同,聯繫『谷老師』手機關機,聯繫鄭某手機也關機了。」

宋環宇:「進院后陳某指着一名男子說是劇組領導閆主任,閆主任又讓張某交4000保密費,后又介紹幾個劇組領導,說想出鏡就得送紅包。張某又分別送給幾人現金各1萬元及中華煙等。之後張某被帶到某地當了14天群演,沒收到任何工資。回京後上述人員電話全打不通了。」

宋環宇:「經查,謝某並不具備幫人安排航空公司工作的能力,與航空公司也沒有聯繫。只是幫被害人通過航空公司的正常招錄途徑報名,給予一定禮儀、化妝方面的培訓,收取的介紹費都被其揮霍了。如果被害人自己面試通過了,收取的費用就是白賺,如果沒過,就從網上公布的通過面試的報名號中隨便找一個哄騙被害人,如果被害人要求還錢,就寫個欠條,實則無力償還。謝某通過這種手段,先後從張某、白某、聶某等7人處騙取人民幣共計94萬元。」

北京三中院刑二庭副庭長楊立軍建議學校要規範就業指導,加強畢業生教育和培訓;建議招錄網站、貼吧等網絡平台要加強審核管理;建議工商、網信、司法等部門要加強監督管理,嚴厲打擊此類違法犯罪行為,可定期發佈招聘單位黑名單。最重要的是學生和家長要保持警醒。

有同樣遭遇的還有小張,交了5400元伙食費、28800元簽約費后,被帶到房山區一村子里的小院進劇組,小張應聘的是演員。

北京三中院刑二庭庭長王海虹分析:此類案件是典型的針對高校畢業生的騙取費用類詐騙。王海虹:「首先不法分子會在各種媒體上刊登虛假招聘信息,招聘信息對用人要求一般比較低,而且待遇優厚。當應聘者對不法分子建立起信任,不法分子就會嚮應聘者收取服務費、培訓費、建檔費、體檢費等費用。求職者一旦交錢,不法分子便會以各種理由推脫,無法兌現工作崗位,等應聘者發現被騙,不法分子已經逃之夭夭。」

宋環宇:「在2017年10月至12月期間,劉某等人共詐騙14起,共計人民幣21萬余元。經法院審理,被告人劉某等5人犯詐騙罪,分別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到三年六個月不等,並處相應罰金。」

楊立軍:「家長在為子女奔走求職之時,應多方了解、核查招聘單位資質、辦理機構資質和辦理人資質,多關注招聘規定,不要迷信「找關係、走後門」,應對非權威渠道獲知的消息提高警惕,不要盲目攀比,不要急於求成,更不要寄希望于旁門左道。」

騙子盯上畢業季。高校畢業生求職如何防詐騙,哪些伎倆需警惕?

中國之聲記者孫瑩

專家:典型的針對高校畢業生的騙取費用類詐騙

經中國之聲查明,以上A公司工作人員及劇組人員,均為被告人劉某等人假扮,發信息招聘,簽約收費,再以合同需要更改等為名將合同收走、撕毀,防止被害人手中留存證據,實際上根本不能安排什麼工作崗位。

黑中介自稱招聘工作人員 騙取錢財

今日关键词:最新疫情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