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范服务业-自己与雇主、家政公司三方签订的《家政服务合同》-女装新闻

                            • 时间:

                            18亿奢侈品涉假案

                            新政出台後,以農民工為主的家政從業者會受到哪些影響?對於技能提升、價值評價及勞動權益等困擾家政行業的老問題,《意見》帶來了哪些新答案?近日,《工人日報》記者就此進行了採訪調查。

                            當一個「好保姆」會更容易嗎?

                            商務部服務貿易和商貿服務業司負責人朱光耀在解讀《意見》時表示,下一步,將會同有關部門完善家政服務行業的標準和規範,研究制定信用評價、服務分類等標準;研究制定家政企業服務質量第三方認證實施方案,引入第三方機構對家政企業的服務質量進行評價認證;鼓勵家政企業做出優質服務的承諾,公開服務質量信息。

                            近日,國務院辦公廳發佈《關於促進家政服務業提質擴容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提出36條具體政策,被外界稱為「家政36條」。《意見》明確,將通過發展員工制企業、推動家政進社區以及開展家政培訓提升行動等方式,實現家政服務業高質量發展。

                            能夠通過哭聲判斷出嬰兒需求,能夠做出每天不重樣的月子餐,還能幫助產婦進行產後護理和恢復……近年來,「金牌」月嫂的技能讓很多人對家政工技能的專業性、「含金量」有了直觀認知。

                            去年,經常在春節期間進京做保姆的張鳳清回到了山西老家,不再出來務工了。她告訴記者,不想在僱主家裡繼續受氣了。

                            練就真本領,服務不再「沒底氣」

                            成為「單位人」,家政工不再「沒人管」

                            事實上,不論是月嫂、育兒嫂,還是為老人提供護理服務的家政服務員,都有各自的專業技能要求,而專業的背後離不開規範的培訓。不過在現實中,速成培訓、公司自己給月嫂發證、定星級的現象卻屢見不鮮。

                            2016年6月17日,王澤洪入戶服務的第11天,她在僱主家中洗澡不慎滑倒,導致左手手腕粉碎性骨折。受傷后她才發現,原來僱主並沒有按照「合同」約定為自己購買意外傷害保險,而自己與僱主、家政公司三方簽訂的《家政服務合同》,也並非真正意義上的勞動合同。意外發生后,家政公司和僱主都認為應由對方承擔後續費用,王澤洪面臨「兩不管」的尷尬。

                            勞動得不到尊重,價值得不到體現,張鳳清的想法代表着不少家政從業者的感受:「看城裡人臉色」「被人使喚」……因為感到工作不體面,不少家政工離開了這個行業。與此同時,由於部分家政工服務能力不強、態度欠佳、難以溝通,一些僱主也感到受氣委屈。

                            記者在一家月嫂培訓網站上看到,7~12天就能夠完成高薪就業課程的學習取證上崗,輸入手機號就能獲得培訓課程資料的文檔。而一家大型家政公司的負責人告訴記者,一名月嫂從「普通」進階到「金牌」至少需要48個月時間,而且此前還需要做一段時間的育兒嫂。

                            張阿姨向記者表示,對於催乳、營養配餐、產後恢復等方面的知識她也渴望學習,但是公司很少培訓,機構動輒上萬的培訓費用也讓她望而生畏,她只能偶爾通過手機上網學習充電。「幾年下來,主要提升的還是與僱主溝通交流的能力,專業方面有時確實沒底氣。」

                            但目前,「中介制」用工方式卻是行業主流,而對各方利益更有保障的員工制企業,在整個市場中佔比很低。有專家認為,員工制企業需要為從業者繳納社保,用工成本提升,加上行業本身的人員流動性較大,老闆往往不願意「割肉」。

                            資料圖:學員在天津一職業培訓學校學習給嬰兒餵奶。中新社發 佟郁 攝

                            針對這一問題,《意見》帶來了新「藥方」。讓供需雙方能安心服務、放心使用,關鍵在保障和規範。《意見》明確,將通過推動改善從業人員居住條件,充分發揮工會組織作用,規範和完善從業人員體檢服務,引導發展家政商業保險等措施,保障家政從業人員和消費者的合法權益,讓勞動者乾的安心,消費者用得放心。

                            業內人士表示,如果女性農民工能夠通過規範的上崗培訓和「回爐」再造不斷提升技能水平,其收入也將不斷提高,職業的穩定性將大大增強。

                            7月8日,與記者談起3年前的那次意外,家政工王澤洪仍然覺得很「受傷」。

                            有業內人士表示,家政服務質量缺乏衡量標準,容易引發僱主和家政工的糾紛,導致「雙輸」。

                            本报记者 王维砚

                            記者了解到,一直以來,家政無標準、服務不規範等問題飽受各界詬病。此前,行業內也曾制定出台過一些標準,但效果有限。

                            「家政36條」發佈,困擾家政服務員的老問題有了新答案

                            針對這一人才培養困境,新出爐的「家政36條」第一個方面的措施就是要提高家政從業人員素質,其中就包括加大崗前培訓和「回爐」培訓工作力度。

                            服務更規範,讓僱主和家政工都滿意

                            「員工制目前來看是家政服務業發展的短板,長期來看是發展方向,同時也是更好保障從業者和消費者利益的長效機制。」專業人士解讀稱,員工制對家政服務真正轉向職業化、專業化、規範化具有重要意義。

                            而此次出台的《意見》,將發展員工製作為促進家政服務業提質擴容的關鍵,同時為鼓勵企業發展員工制開出了政策「紅包」,明確提出「六個支持」:減稅降費支持;靈活用工支持;失業保險返還支持;公租房保障支持;培訓費用減免支持;表彰激勵支持。

                            北京一位有6年工作經驗的月嫂張阿姨向記者透露,最初她在公司接受了一周左右的培訓就匆匆上崗,她的經驗主要來自於此前在農村老家替親戚帶孩子的經歷。

                            對於家政人員的技能、素質短板,此前商務部副部長王炳南在接受採訪時坦言,家政服務產業的發展質量還沒有完全跟上發展速度,確實存在整體服務質量不高,較高專業素質、較強服務技能的家政服務人員總體偏少的問題。

                            目前,全國家政服務業從業人員超過2800萬人。儘管這一數字仍在持續增長,但在「養老」與「育小」的雙重需求作用下,家政服務員缺口仍然不小,而這一缺口主要靠女性農民工來填補。

                            王澤洪只是家政公司「中介制」不規範用工方式的眾多受害者之一。律師解釋稱,家政工通過中介性質的家政公司與僱主建立聯繫,員工與僱主之間建立的是勞務關係而非勞動關係,一旦出現問題,公司、僱主、員工三方的權利義務很難界定。

                            今日关键词:女教师失联5天